168体育官方网站

宜春·家
发布时间:2014-10-09       浏览次数:

    周末闲来无事和朋友去了博物馆参观。从一个展厅到下一个展厅,一幅幅画在展现着宜春的风采,置身在其中仿佛在穿越历史,真切的感受到了宜春的千年变迁。宜春,从西汉开始设县,至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了。可是作为年轻的宜春人,我却不曾在城市中感受到千年古城的历史风韵,只有到了博物馆才能感受到这座生活多年的城市原来那么的苍老,时代变迁,渐渐的很少有人知道她过去的那些故事了。
宜春,有著名的古八景——春台晓日、化成晚钟、泸洲印月、南泉涌珠、钓台烟雨、袁山耸翠、仰山积雪、云谷飞曝。可能知道这八景的年轻人不多吧。 而这古八景至今尤存的还有几个?即使存在也不似当年的繁茂了,都静静的湮没在历史的车轴声里,消失在漫漫尘埃里了吧。
    搭乘7路外线绕道环城西路,来到化成禅寺。这座位于秀江河畔的寺庙就是曾经传出悠扬钟声的寺庙,八景之中的化成晚钟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。相传很久以前,当秀江河还通航的时候,傍晚从寺庙下经过的船只能听见悠扬的钟声,钟声伴过多少船家还家,伴过多少过客入梦。夜半钟声,给那些没能及时回家的游子多少安慰。听说那悠扬的钟声在秀江下游都能听见。可惜,当年的化城晚钟已经离我们很远很远了,如今的化成禅寺到处修葺一新,断然看不出它本来的年岁,若不是那些纂刻在石壁上的题字,有谁会想到它年代那么久远了。寺庙的僧人,哪里去了?化缘去了吗?钟声,你听见了吗?留下的只是几个香客供奉的淡淡的香火,还有路边卖香火的摊贩。
    心血来潮,前去寻找钓台烟雨里的钓鱼台,乾隆间知府陈廷枚《钓台烟雨》诗有云:“一抹江天白鹭飞,中流若个钓鱼矶。眼前勋业诚余事,竿上丝纶聊乐饥。骚客偶留江畔醉,渔人空趁夕阳归。蒲帆十幅来何暮,烟雨桐江似此非。”如此美景配美诗。如今青石依旧安然卧于河畔,历经千年风霜雨雪岿然不动,静默不语,没有人知道当年它的故事,隐约于荒草中的那块“市重点保护景点”的牌子给了它点安慰,其实它也不需要了,因为不管有没有人记得,它,都在那里。
    还有春台,那里是曾经宜春古城的最高点,使它成为城中最早迎接日出的地方,加之这里“周览川原,下瞰人烟,四时佳景罗列目前”,成为历代文人墨客寻幽览胜的绝佳之地。登上宜春台足以鸟瞰全城。看一轮红日从山天交接之处喷薄而出,满城朝晖,清新透明,美不胜收,令人心情舒畅。如今登上曾经的最高点,我看见的除了楼房还是成片的高楼,想在宜春台上看到最早的晨曦,那是不可能了, 春台晓日注定属于曾经。 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与社会的变迁,袁山耸翠已被建设成袁山公园,泸州印月现辟为状元洲公园,消失了的古景有南池涌珠。听说,它也很美,可以与济南的泉相比,有如珍珠,又如美人泪。然而,现在只剩下南泉涌珠的美名和以它为名的几个地名了,幸好,云谷飞瀑依然宛如一条白龙倾泻入潭,时间在走,人间在变。一些古老的故事慢慢的淡出我们的生活,一座城市的留下的历史烙印在慢慢的淡化,新的故事正在演绎。
 

上一篇我的阅读感言
下一篇没有了
返回列表页